人物|寻道地药材 访“赤脚医生”——药大姑娘跨32省份揭秘“少数民族医药”

作者:来源:浏览次数:929发布时间:2015-12-30

       一株株草药,一段段长途跋涉,一个个深山里的传奇人物,谱写了一段段神秘悠久的故事,这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带着满腔热情,挖掘少数民族医药文化的旅程。马云倩是中国药科大学中药学2012级的本科生,本身是少数民族的她,从小就有一个“医药梦”,入校后,她创建了暑期实践团队,致力于少数民族医药的调查实践中,走进山野,寻找道地药材,探访少数民族医药。

       三年来,马云倩创建的实践团队横跨了全国3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采访著名少数民族医生30多位,收集道地中药150多株,制作标本200多个。到底是怎样的信念支撑着她身体力行,诠释着自己执着的追求?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上了这个勇敢的回族姑娘,听她分享了她与中药的那些故事。


       寻梦——

  耳濡目染被外婆感动

  承遗志选择药学造福他人

       马云倩出生于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她的外婆是一名回族土医,从小跟在外婆身边,闻着药香一天天长大,外婆佝偻着身躯背着药箱快步行走的身影,是她童年最深刻的记忆。

  “我外婆是个心地很善良的人,每次帮同村的人看病都不收医药费。甚至过年时,她一边在家里给我们做菜,遇到邻居敲门来问诊,她连围裙都忘了脱赶忙跑了出去。”马云倩说,“平时,外婆还会给我们炖药膳,从小闻着药香长大,感觉药已经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正是这种耳濡目染,“大概初二、初三时,我就确定自己一定要学医药学。”马云倩告诉记者,那时外婆的心脏病犯了,常常会念叨害怕看不到孩子们上大学,也担心没有人能够传承她的职业,帮助更多的人。“虽然也了解当前的医患关系比较紧张,但我理解外婆的心情,想尽一份自己的力量,替外婆照顾家人,帮助更多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马云倩的表姐也是药大药学专业的毕业生,“没上大学之前,我经常跟表姐微信、聊QQ,通过交流,我了解了她的生活学习,也喜欢在实验室里研究药材的感觉。”

  记者了解到,高考时,马云倩本可以上本科,但为了学药学专业,她毅然决然选择来上药大预科,“我父母其实更想让我学机械类专业,好找工作。他们都觉得学医药专业‘责任太大’,我就跟父亲说‘我不喜欢的,学得也不会开心’,后来他们妥协了。”


       筑梦——

  创建暑期实践团队

  踏泥地被虫咬终寻得药材

  记者了解到,马云倩一进入大学就开始追逐自己的梦想。因为从小生活在少数民族聚集的地方,马云倩的性格也比较活泼开朗。“我爸爸工作的地方是彝族聚居地,彝族的女孩都是活泼开朗的,一进村见到我们就开始围着我们唱歌跳舞,所以,我深受感染。”

  马云倩告诉记者,因为对少数民族的特殊感情和对少数民族文化的了解,她一直有个梦想,就是挖掘少数民族医药,让当地“神秘”的“土方子”能够广泛运用。为此,她创建了一个大学生暑期实践团队,吸引了很多跟她一样有着少数民族医药梦的同学,开启了漫长的医药探索之路。

  “每年暑假前,我们都会查阅很多资料,确定好每个同学家乡有哪些道地药材,然后分头开始寻找,不仅如此,我们还会寻找不同少数民族的名医,跟踪调查他们治疗病患的过程,然后记录下来。”

       2013年的暑假伊始,她带领17名志愿者长途跋涉到达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寻访当地傣医,并在中科院热带雨林植物园探索热带独特的药材。“那个雨林又热又闷,我们其中的一位队员被毒虫咬得脚肿得跟馍馍一样大,晚上睡觉,我脱下衣服,发现地上有三只大虫子。”“还有一次,我们在翻阅大山的途中,一个男生失足滑了下去,还好只是擦破了皮。”像这样“有惊无险”的经历,马云倩告诉记者有太多太多,“但是因为大家都有着共同的梦想,所以,都坚持了下来,而且还懂得了苦中作乐。我们一群人会集体睡在一个大通铺,谈天说地,聊自己的经历,感觉越来越亲近。”

  马云倩说,“虽然过程很艰辛,但我们也收获了很多。”她告诉记者,少数民族医药最让她吃惊的就是“医生们的用药方式常常是‘以毒攻毒’,有时还会用一些动物药,如蛇毒等,这些我们一碰,就会立马起反应的,但没想到却能治疗羊癫疯等疾病。还有一种叫做‘飞龙胆’的毒药,与米拌在一起塞在香蕉里吃下去,居然能治疗胆结石。”

  记者了解到,目前为止,马云倩已采访了30多名少数民族医生,如蒙医白音孟和、回医马全华,彝医张之道等,“除了在他们那边当志愿者,研究他们的用药,我们还对患者进行了跟踪调查,积累了大量的中医药研究的素材。”“比如,去年暑假我在一个回医那待了一个月,他用草药、汤药配合推拿法治疗小儿麻痹症,经过一年的治疗,我发现几个之前逗他们玩都不会动的小孩,现在眼睛和手都会动了。很神奇。”


       追梦——

  无悔奉献青春

  拓宽中药研究之路

  三年来,马云倩带领600余名志愿者,在全国3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采访著名少数民族医生30余位,收集道地中药150多株移至校药用植物园、制作标本400余个赠与中药资源教研室。

  “从探索少数民族医生治病救人的方式,到接触到他们的文化,再到那些‘赤脚医生’对职业的责任感,一路走来,我被深深打动。”马云倩告诉记者,在采访少数民族医生的过程中,一些年纪大的医生告诉她,“想找个传人都很难,白让别人学别人都不学。”

  “少数民族医生很多都是‘赤脚医生’,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手艺’。他们对职业的敬仰和热爱深深打动着我,在医疗条件较差的偏远山区,他们的‘手艺’救助了许多人。”马云倩说,“每每听到他们感叹无人传承,我就为此寒心。所以,我一直希望大家能够关注少数民族医药,拓宽中药研究的广度和深度,同时,也希望通过这种实际的调查,保护生长中药植物的生态环境,保护少数民族的文化。”

  问及未来的规划,马云倩表示,她很挣扎。“虽然我已经有了很多的一手资料,但药学的研究,不是一朝一夕的,适合一个人或多个人的药物未必适合广泛的人群。”她告诉记者,她的一个学姐研究的药物差不多成功了,“但生命不允许任何一个意外,所以她仍然在反复地试验。”

  “而且,疾病的种类太多,虽然积累了很多资料,但面太广,我也因此苦恼不知该从何入手。”马云倩说,她也一直在寻找其中的一个方面,比如胆结石、肿瘤等,希望能有所突破,“但这也意味着我要放弃其他积累的素材,还是蛮纠结的。”

  即将毕业,问及马云倩之后的打算,她告诉记者,她想考研。“之前因为一直在忙着找道地药材,搜集整理资料,没有太多的时间。现在我已联系好了云南省彝药研究所主任王敏先生作为指导老师,毕业后我就会去那边边考研边学习。”马云倩还告诉记者,如果有可能,希望能有一间自己的实验室,专心做医药研究。

  “当然,这是理想化的想法。”马云倩笑着说。


马云倩生活照

(供稿单位:宣传部,撰写人:姜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