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科技报|药物研发需要多学科协同创新

作者:来源:浏览次数:148发布时间:2015-12-31

       新药研发难,风险大,当前药物研发仍走着“基于旧靶标发现的老路子,是不是可以换一种思路?”11月21日,在中国科协第295次青年科学论坛上,来自医药界各学科的青年科学家们表示,“总体上,我国生命科学的发展与国外先进国家还有较大差距,尤其是在药物研发上的差距更大。”药物研发从实验室基础研究向临床转化过程中还面临着一些关键问题。

       药物研发中学科合作“脱节”

       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研究员丁克博士指出,“做药”过程中,学科之间合作的“脱节”是个问题。“我们的药物选题源于临床需求,确定选题后,开始寻找生物学领域的专家团队进行合作。”在合作过程中,“丁克们”经常会遇到一些有意思的问题。“生物学领域的研究人员在研究中,往往发现一个分子或蛋白有用,认为它可能会是个新靶标,随即便发表了一系列论文。”丁克感慨说,“但在我们做药物化学的深入研究后,发现这些新靶标根本没用,扑了空。”

       丁克说,“‘做药’需要从成千上万的化合物分子中,寻找真正有效的分子。但这些分子有效谁说了算?这就需要生物学研究人员在细胞上、动物上进行评价,告诉我们哪个分子最好、最安全等。没有他们的反馈,我们闭着眼睛根本做不了。”然而,生物学科的研究者往往在发表了论文后,不再进一步筛选更多的分子。如此一来,学科合作之间的脱节,阻碍了“做药”的进程。在丁克看来,当前药物研发的科研评价体系,某种程度上也成了学科合作的“拦路虎”。“当下的评价体系仍是‘论文导向’,这对‘做药’来说是致命性的问题。”

       靶标确证需多学科协同合作

       新药研发需要经历漫长的周期,其第一步就是选择什么样的靶标去“做药”。“投入大量人力财力,最后也没有研发出新药,就可能是靶标没有选对。”中国药科大学药学院院长郝海平指出,靶标的选择需要各学科专家在一起进行充分的研讨和论证,进行靶标的确证。

       “靶标的确证是全方位、系统的工程,需要很多学科协同。”在郝海平看来,当下只从单一学科的角度去论证“靶标”,远远不够。因为,疾病的发生发展有很多因素,各因素之间又有交互关系,相互影响,需要更多的角度和视角去认识、发现,因此也更需要学科之间的协同。丁克说:“如果说药物化学是‘做药’的物质基础,像打枪的‘子弹’,但没有了生物学、药代动力学、药物安全评价等的支撑,就像一把枪没有‘枪杆’‘扳机’,‘子弹’好也打不出去。”

       对此,中南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副所长张伟也深有感触,“药学各领域进行交流合作,更有利于思维的奔溢,从而孕育出更多的研究成果。”

       学科交叉将刺激研发创新

       “药物设计理念的转变或许能为各学科的协同开创新局面。”在郝海平看来,人体是非常复杂的生物体,所以用药过程中只单纯在一个“点”上施力,可能产生反作用力,“有时候,‘药’会偷偷地害了你。”

       郝海平提出一个“模糊药物”的观念,即多靶标药物,此药物可以作用于多蛋白。郝海平介绍,阿司匹林就是经典的“模糊药物”,它既能抗炎,又能抗血小管聚集,现在还发现其能治疗癌症。“这就提示我们新药研发理念要变。”

       “以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现在头部有疾病,或许可以通过治疗肠道达到疗效。”郝海平说,“过去药物靶标的作用机理,即药效必须到达病变部位,现在,是否可以考虑非病变、相关联的身体部位,对病变位置进行‘远程遥控’。这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郝海平介绍,“远程调控”的理念眼下仍是一个探索。他说,运动可缓解抑郁症便是“远程调控”的典型案例。“运动可改变骨骼肌的代谢,骨骼肌的代谢产生的物质又会透过血脑屏障,进入脑部,从而起到缓解抑郁的作用。”

       郝海平坦言,不管是“模糊药物”还是“远程调控”,都需要经过漫长的研究过程,需要大量实例佐证,更需要各学科的交叉“碰撞”。

来源201511月25日《江苏科技报》第3版头条新闻

通讯员:姜晨  记者:孟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