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马云倩:寻梦在深山老林

作者:来源:浏览次数:175发布时间:2016-01-01

       中国药科大学中药学2012级本科生马云倩利用大学3年的假期做了一件事情——进入深山老林寻找草药,寻访山里的少数民族“赤脚医生”。

       3年来,回族姑娘马云倩带领累计600余名志愿者,在全国各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采访著名少数民族医生30余位,收集道地中药150多株,移至校药用植物园,制作标本400余个,赠与学校的中药资源教研室。

       暑期实践寻找“雪藏”药方

       马云倩从小生活在少数民族聚集的地方,性格活泼开朗。马云倩说,对少数民族的特殊感情和对少数民族文化的了解,让她一直有个梦想,就是挖掘少数民族医药,让当地“神秘”的“土方子”能够广泛运用。

       一进入大学,她就创建了暑期实践团队,吸引了很多同学,其中不少都是非中药专业的。

“每年暑假前,我们都会查阅资料,确定每个同学的家乡有哪些道地药材,然后分头开始寻找,不仅如此,我们还会寻找不同少数民族的名医,跟踪调查他们治疗病患的过程,然后记录下来。”

       2013年暑假,马云倩带领17名志愿者来到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寻访当地傣医,并在中科院热带雨林植物园探索热带独特的药材。

       那个雨林又热又闷,其中一名队员被毒虫咬了,脚肿得很厉害。一天,晚上睡觉时,马云倩脱下衣服,发现地上有3只大虫子。

       一次,在翻越大山的途中,一个男生失足滑了下去,还好只是擦破了皮。

像这样“有惊无险”的经历有很多,马云倩没想到整个团队坚持了下来。那段日子苦中作乐,大家有时睡在一个大通铺谈天说地,“聊自己的经历,感觉越来越亲近”。

       对于送给学校中药资源教研室的中药材标本,马云倩如数家珍。相同的中药材在不同的地方生长出来,会有不同的形状,有的叶子更细,有的茎更粗。她希望,以后学弟学妹能“看着标本学习比较”。

       调研中,让她吃惊的是,“医生们的用药方式常常是‘以毒攻毒’,有些药我们一碰就会立马起反应的,没想到却能治疗疾病”。

       前一阵子,有媒体报道了此事后,一位南京的老大爷找到马云倩,希望公开药方。马云倩感到责任重大,“药是不能乱用的,有的药本身就是毒药”。

       马云倩说,药学是个严谨的学科,药物一旦投入大量生产,任何一点纰漏,都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因此,马云倩手里虽然收集了大量的“土方子”,却一直不肯公开。

       如何让少数民族医药传承下去

       到目前为止,马云倩已采访了30多位少数民族医生,“除了当志愿者,研究用药,我们还对患者进行跟踪调查,积累中医药研究的素材”。

       去年暑假,马云倩在一个回医那待了一个月,他用草药、汤药配合推拿法治疗小儿麻痹症。经过一年治疗,马云倩发现几个之前逗他们玩都不会动的小孩,现在眼睛和手都会动了。

       从探索少数民族医生治病救人的方式,到接触他们的文化,再到那些“赤脚医生”的职业责任感,一路走来,马云倩被深深打动。

       最让马云倩记忆深刻的是,在采访少数民族医生过程中,很多年纪大的医生告诉她,“想找个传人很难,白让别人学别人都不学”。

       马云倩说,少数民族医生很多都是“赤脚医生”,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手艺”。在医疗条件较差的偏远山区,他们的手艺救助了许多人。

       “每每听到他们感叹无人传承,我就为此寒心。”马云倩说,她一直希望大家能够关注少数民族医药,拓宽中药研究的广度和深度,同时,也希望通过这种实际的调查,保护生长中药植物的生态环境,保护少数民族的文化。

       “虽然我已经有了很多一手资料,但药学的研究不是一朝一夕的,适合一个人或多个人的药物未必适合广泛的人群。”马云倩说,她的一个学姐研究的药物差不多成功了,“但生命不允许任何一个意外,所以她仍然在反复试验”。

       “疾病的种类太多,虽然积累了很多资料,但面太广,我也因此苦恼,不知该从何入手。”马云倩说,她一直在寻找其中的一个方面,比如胆结石、肿瘤等,希望能有所突破,但这也意味着她要放弃其他积累的素材,这让她纠结。

       “一个有特色、有想法的女孩”

       马云倩出生于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她的外婆是一名回族土医。从小跟在外婆身边,闻着药香一天天长大,外婆佝偻着身躯背着药箱快步行走的身影,是她童年最深刻的记忆。

       “我外婆心地很善良,每次帮村民看病都不收医药费。过年时,她在家里给我们做菜,遇到邻居敲门来问诊,她连围裙都来不及脱,就赶忙跑出去。”马云倩说。

       对从小闻着药香味长大的马云倩来说,药已是她生活中的一部分。

       上初二时,她就确定要学医药学。那时外婆的心脏病犯了,常常会念叨害怕看不到孩子们上大学,也担心没有人能够继承她的“衣钵”,帮助更多人。

       高考时,马云倩本可以上本科,但为了学药学专业,她毅然决然选择到南京,就读中国药科大学预科。

       马云倩的父母更希望女儿学机械类专业,方便找工作。他们都觉得学医药专业“责任太大”,马云倩就跟父亲说“我不喜欢的,学得也不会开心”,后来他们妥协了。

       中国药科大学中药学院2012级辅导员须春君评价马云倩,“一个有特色、有想法的女孩”。

       须春君记得,当时选择新生代表发言,马云倩性格开朗、言谈得体,面对台下3000多名师生都不怯场,“这让我印象深刻”。

       马云倩精神上的执著和坚韧不拔的品格,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位同学。

       中国药科大学团委副书记邓志锋说:“药学是特色专业,马云倩和她的团队的这种实践,可以与书本相互印证,同时用专业服务,很好地诠释了志愿服务的精神。”

       今年10月,中国科学家屠呦呦凭青蒿素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这让马云倩备受鼓舞。“中药的成分复杂,在积累了这么多少数民族医药的资料之后,我想,用现代手段、科学方法研究中药,是一条正确的道路”。

       现在,马云倩打算考研。她希望未来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实验室,专心做医药研究。

来源:201511月23日《中国青年报》第11版倒头条新闻

通讯员:姜晨、刘翊  记者:李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