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学位论文“抄袭门”谁之过?

作者:来源:浏览次数:275发布时间:2016-09-19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高校学位论文抄袭的新闻事件可谓层出不穷,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继山东大学、东北师范大学、吉林大学等高校发生多起论文涉嫌抄袭事件后,安徽大学历史系“抄袭门”又现狗血剧情:安徽大学历史系教授周致元指导的两名07届硕士毕业生刘英慧、魏峰均涉嫌大面积抄袭曲阜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张秋升指导的两名06届硕士毕业生孔凡华、孔宇,这种“同届同门抄同届同门”的神奇事件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高校论文抄袭事件长期以来时有发生、屡见不鲜,但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被爆出的“抄袭门”事件堪称“登峰造极”:许多抄袭方除了个别词语之外,论文主体、关键词甚至致谢竟然一字不差。这种抄袭之“认真”程度不仅拉低了公众对学术道德的认知底线,也暴露在学术论文的评定、监管方面存在严重漏洞。

       一波接着一波的“抄袭门”事件首先折射的就是高校学术道德的监管乏力。众所周知,高校对学位论文的道德规范有着严格的要求,不仅要通过导师的反复检查和作者本人的反复修改,还要通过学位论文不端行为检测系统的检测和校内、校外盲审等诸多检查环节,制度上不可谓不严格。但就在这样的重重关卡之下,仍能发生这么多戏剧性的“抄袭门”事件,这说明,一些涉及学术规范的制度性、程序性规定在执行层面存在严重漏洞,相关审查、监督机制缺乏有效运行,让抄袭者可以轻而易举的钻空子。

       这里面首当其冲的就是导师责任的严重缺失,尤其是安徽大学这种同一导师名下两个学生涉嫌抄袭他人论文的情况,“拿来主义”成为师门奉行的圭臬,导师的师风、学风和责任心恐怕是出了大问题。

       其次,“抄袭门”现象折射的更是学术道德监管的惩治乏力。其实,针对学术不端行为,教育部早已出台了《学术论文作假处理办法》,对处罚情形、方式都作了详细规定,但要让相关规定长出“钢牙利齿”,还要依赖于高校和相关部门的严格执行。

       同时,要不断提高抄袭者的违规成本,比如,可以将抄袭情况计入个人诚信系统,并对其就业、贷款等行为作出适当限制,让抄袭者付出必要代价,增强威慑力。

       此外,必须树立学位论文是导师和学生共同的声誉载体的学术意识,论文出了抄袭这种严重学术问题,要严惩抄袭者及其指导导师。对于学术不端的行为必须出台具有威慑力的规范,才能彻底铲除学术造假、剽窃的生存空间,还学术一个明净的世界。

校报评论员  刘华